书包网-书包网cc-第二书包网 > 修真小说 > 主神竞争者 > 第107章新皇登基,大乱之始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只是一道雷电,就将秦政打得皮开肉绽。

    咳咳咳!

    秦政咳嗽着,运转功法,好似一尊无上的帝皇,天地间无尽的金之气,涌动而来,进入身躯当中,原本破损的身躯肉眼可见快速恢复着。金之气环绕在四周,化为了一把一把利剑,锋芒在上,撕裂虚空。

    “白帝金皇斩……倒是有大造化!”

    天仙皱眉道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雷电凝聚着,银白色光芒闪动着,劈杀而下,撕裂一切。

    刺啦!

    秦政一声断喝,金之气凝聚着,化为了十丈长的宝剑,撕裂而来,劈杀向了虚空,与雷电交锋在一起,发出了嗤嗤响声。

    一个伟岸身影,摔落在地面上,浑身伤口,气息萎靡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接着,一道雷电接着一道雷电,轰杀而下。

    秦政施展杀招,抵挡而来,虽然狼狈不堪,却也抵挡住了。

    虚空中,那尊天仙看着并未插手。

    “若是死在天劫,那也就罢了。若是活着,倒是能有一番成就。只可惜,杀戮太甚,国运损耗巨大,想要成就人皇,却是有所不足!”天仙皱眉道,盯着那道渡劫的身影。

    天子,为五阶位格,等同于地仙。

    人皇,为六阶位格,等同于天仙。

    本来,秦政问鼎武神,有着问鼎人皇的资格,奈何其杀戮太重,折损了功业,功业不足,不足以证道人皇。

    一道雷劫,接着一道雷劫,接连轰杀而下。

    第一道雷劫,威力相当于六阶初期一击。第二道雷劫,在原有基础上,提升两层之多。最后,雷劫的威力不断递增着,到了第九道雷劫的时刻,相当于六阶中期,全力一击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在第九道雷劫,轰杀而下的时刻,秦政感觉到了死亡的气息。

    这一击之下,他可能死亡。

    轰轰轰!

    雷劫轰杀而下,秦政反击而去,可身躯麻痹着,雷电之力摧毁着一切,磨灭着生机,五脏六腑化为了焦炭,生机在一点点消散去。

    白帝金皇斩运转着,修复着伤势,只是此功法善于杀伐,善于征战,恢复伤势上,却是差了太多,隐约有些支撑不住。生机在一点消散而去,秦政有些惊慌,有些惶恐。

    取出了一枚枚丹药,放入了口中,药力快速融化着,弥补着身上伤势。

    这些丹药,皆是他为帝王的时刻,付出巨大代价,邀请炼丹大师炼制而成,对于武帝留下的伤势也能快速恢复。只是面对武神境,留下的伤势,却是力有不及。

    生机在消失着,消失速度超过了弥补速度。

    可能在几个呼吸后,秦政就会彻底死去。

    “吾不甘心!”秦政不甘心道。

    前世的种种,一点淡恢复走着。

    前世,他出生在一个小世界,为商朝帝王,名为帝辛,资质出众,在三十八岁迈入武圣境界。那时商朝,经历了九代之乱,局势危机,他为商王改革一切,治理一切,商朝在恢复着,有中兴之象。

    然而,随着周朝的崛起,一切断送了。

    姬发,鼠辈也!

    姜子牙,鼠辈也!

    这两个鼠辈,趁着商朝大军东征,又是有叛徒出卖,导致了周军兵临牧野,不足朝歌七十里才被发觉,一场血战爆发了,商军大败,战败身亡。头颅被斩下,挂在旗杆上。

    再次睁眼,已成为周朝太子。

    此周朝,非彼周朝。

    “我不甘心!”

    秦政吼叫道,催动秘术吸纳灵气,弥补着伤势。只是伤势还在加剧着,气息越发的微弱,忽然之间,储物戒指中一个干枯的树枝出现了,本来平凡至极,此刻却绽放出勃勃生机,木之精气进入了他的身躯,修复着伤势。

    呼吸之间,伤势尽数痊愈。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似乎干枯的树枝,耗尽了所有的能量,树枝化为飞灰,消散在天地之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秦政站起身来,四周坑坑洼洼,地面皆是焦黑不断,可他眼中却是欢喜,还有兴奋。

    “洞渊天仙!纳命来!”

    秦政化为一道白光,速度催动到了极致,人剑合一,斩杀而来。

    “还怕你不成!”洞渊天仙冷笑道,挥手之间,杀招涌动而出。

    在十万米高空之上,两位强者交锋在一起。

    十个呼吸后,天上降下了血雨。

    呜呜呜!

    好似苍天在哭啼一般,一尊天仙陨落了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焚书坑儒!

    邓禹传来消息,刘秀立刻懵逼了。

    下一刻,刘秀离开了长安,没有一丝停留。

    长安不安全了,还是离开吧!

    只是刚刚离开长安,就看到天上降下了血雨,天空发出了一丝丝悲鸣之声,天仙陨落了。

    “天仙陨落了!”

    刘秀叹息道。

    多事之秋,世界变得不一样了,秦政在发疯,还是远离长安为妙。

    在惶恐中,忐忑中,刘秀离开了长安,向着老家回去。

    大约是半个月后,刘秀回到家中,回到刘家堡,看着熟悉的家丁,熟悉的田地,心神有些恍惚,一别几年时间,再见面有些陌生之感。世人皆是衣锦还乡,回到老家装逼,而他却灰溜溜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罢了,还是继续种地吧!”

    刘秀叹息道。

    看来,他没有当官的命,只能继续种地当农民了。

    眨眼之间,又是半年过去。

    新的消息传来,两个月前,秦政驾崩了,太子登基了。

    太子登基后,首先情理了半年前的冤假错案,半年前因“诽谤罪”被坑杀的三百儒生,得到平反。很多被冤枉,被罢免的官员,陆续被四方出来,一切都是好兆头。

    太子登基后,励精图治,革除弊端,想要弥补秦政留下的弊端,只是局势却越发的混乱。

    各个地区,开始混乱起来,流民造反不断。

    赤眉、绿林、新市、铜马等等,各个大大小小的叛乱,继续了起来。

    山雨欲来风满楼!

    天下似乎要进入乱世。

    南阳的豪族在准备着,防备着大变故,防备着各种意外。刘家坞堡也整顿起来,积攒着粮食,积累着兵器,家丁庄客们紧张训练着,防备着意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