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包网-书包网cc-第二书包网 > 修真小说 > 主神竞争者 > 第124章阳神真人
    半年后,刘秀的道业开始突破,陷入冥想当中,立刻识海中元神起伏,化为青帝之相。

    青帝元神,蕴含纯阴之气,只是此刻似乎发生惊天的蜕变,阴极转阳,纯阴元神剧烈变化,浓烈的阴气开始转化为一丝纯阳,阴阳相互碰撞,交锋在一起,彼此撕裂。

    阴阳二气相互撞击之下,青帝元神不断鼓胀,似乎膨胀到爆炸,可下一刻又是缩小。

    接着,又是再度膨胀。

    心神一动,刘秀取出道碟,立刻道碟上五千大功消失一空,转化为法力,融入青帝元神当中。

    本来膨胀的青帝元神,从中央撕裂开来,一个元神呈现纯阳之势,一个元神呈现纯阴之势。两个元神,一阴一阳,互为表里,好似太极图一般。

    “原来如此,青帝木皇功,当分为两个部分,一卷为青帝功,凝练纯阴元神;一卷为木皇功,凝练纯阳元神。当凝聚出纯阳元神的时刻,就是迈入阳神真人时刻;若是凝聚阴阳元神合一,混元为一,就是元神真人,有窥视天师的机会!”

    刘秀似乎有所明悟。

    青帝木皇功,不仅是蕴含木之道的奥秘,也蕴含阴阳之道奥秘。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咔吧!

    随瓶颈破开,至于法力屏障再也不存在,修为节节攀升,一千甲子,一千一百甲子,一千二百……

    【叮咚!轮回者明悟阴阳奥秘,凝聚出纯阳元神,迈入阳神真人境界】

    【轮回者法力提升,为1300甲子(法力极限为3000甲子)】

    【轮回者明悟一丝阴阳奥秘,日月神意在提升,迈入七品神意】

    站起身来,刘秀一指点出,立刻法力涌动,化为恐怖杀招;又是心念一动,各种法术衍生,随时要演化出大杀招。

    迈入阳神真人,提升的不仅是法力数量,还有法力质量,此刻法力凝练无比,一丝法力能击溃过去五丝法力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走出闭关室,刘秀随意走动,忽然看到赵构,此刻赵构却有些失魂落魄,神情不定。

    “陛下,发生什么?”刘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王云为刑部尚书,曾经下令,将磁州城外的民宅尽数拆掉,粮食都搬迁,意在坚壁清野,不给金人留一点东西。如今,金军未曾南下,未曾入侵磁州,百姓们愤恨王云所为,活生生将他打死,朕就躲藏在角落,静静的看,最后只能溜走!”

    赵构悲伤道:“而宗泽,眼看刑部尚书王云被打死,也默不作声!”

    想着,刑部尚书王云是爱国将领,却是被百姓活活打死,而作为名臣的宗泽选择沉默,很多臣子选择沉默,想那样的场景,就是一阵心寒。

    百姓,不可靠。

    宗泽,不可靠。

    诸多大臣,不可靠!

    “陛下可知,若是要北伐中原,收复北方,必然要在江南增加赋税,无钱何以养兵……然而赋税增加,必然形成苛政。在苛政之下,必然是各处流民叛乱不断,剿灭一个,又是一个崛起!”刘秀道:“可想要平息流民叛乱,剿灭只是下策,招抚也是下策,必然要裁军,减少军队开支,给百姓以修养生息,可如此陛下又沦为议和派,投降派!”

    “那该如何?”

    赵构也是迷惑。

    刘秀道:“陛下,民心不可靠,所谓的箪食壶浆以迎王师,只是文人吹嘘而已,在很多百姓眼中,当金国的顺民,还是当大宋的百姓,根本没有区别。陛下北伐,得不到北方百姓支持,也得不到江南百姓的支持、陛下北伐,注定是孤军奋战!”

    “朕该如何?”赵构再次迷惑。

    赵构本来不是太子,只是一个亲王,宋朝亲王无权,没有理政之能,对于现在的困局,立刻陷入迷糊当中。

    “陛下,得天下得民心,而不是得民心得天下!”刘秀道:“论及天下苛政,莫过于秦始皇。可秦始皇在位时,陈胜吴广不敢造反,项羽,刘邦不敢造反,六国遗民不敢造反。只因强权能消灭所谓民意。可到秦二世时,却是造反不断,难道是秦二世时苛政增加,根本没有,根本原因是秦二世无能,控住不足局面,造成天下大乱!”

    “所谓名分,民意,可以依靠,可又不能依靠……如今已经迈入乱世,中央权威下降,各地的知州名为宋臣,实为地方藩镇,陛下已经无力约束地方,只能任由地方做大。为今之计,该重建禁军,将禁军变成天下最大的藩镇。”

    刘秀道:“有一名将韩世忠,少读书,多忠勇,曾经平定摩尼教时,生擒方腊,堪称是周勃,陛下可用之,重建禁军!”

    可怜的韩世忠!

    本来是韩世忠生擒方腊,结果变成武松生擒方腊。

    赵构点头,言听计从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离开应天府,向南方而去,迁都到金陵。

    有些窝囊,可窝囊也要忍受住,实力不如人,就要装孙子!有实力装逼,那就牛比;没有实力装逼,那叫傻逼。

    不久之后,传来消息,传来宗泽劝阻之意,要让赵构回到汴梁,坐镇开封,北伐金国,说汴梁防御如何出众,又是有百万义军等等,说要让赵构迁都回汴梁。

    只是赵构没有回应。

    文人喜欢夸夸其词,总是说只要给我某某某,十万金兵挥手可灭,也爱看不起金军,真以为自己是白起转世,韩信转世。

    至于君王的安危不重要,臣子的名声最重要。

    以皇帝死,成全文臣的名声,最为值当。

    同样,某些文人水平差,败仗不断,可却将败仗推在奸臣身上,说一切都是奸臣造成的,反正奸臣是背锅的。

    如今,能被重用的臣子,主要是两大类,一类是有才能的,一类是肯背锅的。

    在刑部尚书王云被百姓打死时,宗泽为名声,选择明哲保身,不肯为赵构背锅,就是失分。

    汴梁,四战之地,无险可依,利于进攻,不利于防守,本就不是上好的都城。所谓的百万大军,看似数量众多,可多是乌合之众。汴梁的粮食需要江南运输。只要金军掐断运河,所谓的百万大军,立刻无粮食,尽数崩溃。

    可宗泽,为自己的名声,提出无头脑的战略,将皇上险于死地。

    一切种种,注定宗泽被赵构抛弃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