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包网-书包网cc-第二书包网 > 修真小说 > 主神竞争者 > 第269章危局更始帝,萧王刘秀!(第一更)
    “青龙天仙,终究是没有出手!”

    刘秀叹息道。

    就在刚才,击杀王郎的时刻,虚空在平静着,青龙天仙终究没有插手其中。

    业力、因果、气运、劫数、天命等,制约着修士,尤其是制约着地仙,天仙。

    天道之下,越是强大的存在,越是被天道关注,越是受到制约。

    天道制约下,地仙不得轻易出手,就好似地球上《防止核武器扩散条约》一般。

    若是核武器不受限制,随意的轰炸,可能地球早就被核平了;同样,地仙天仙等若是不受限制,随意的出手,主世界生灵被波及,死光光了。对于世界而言,一个个生灵是根基所在,大量生灵死亡,损害世界的根基。

    身形闪动着,刘秀回到邯郸城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王郎称帝,河北危机。

    更始帝得知消息,调兵遣将,就要出击。

    可刚刚整顿兵马,就是传来消息,大司马刘秀已经平定河北,收复邯郸,斩杀王郎。昔日归顺王郎的各个郡城,纷纷反正,又是投降了刘秀。

    刘秀之名,威震河北。

    “只是区区三个月,就是拥兵十几万,席卷河北!”更始帝皱眉道:“刘秀了不得,运气也太好了!”

    “大势已成,刘秀发展速度太快了!”金羽地仙也是皱眉着。

    设想过刘秀会在河北站稳脚跟,可至少要一年后,可只是三个月就是站稳脚跟了,速度太快了。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陛下,当册封刘秀为萧王,称赞其有萧何之能,将其召回来!”

    更始帝道:“大势已成。昔日,放出的风筝,已经摆脱了丝线,化为了大鹏,再也召不回来了!”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让尚书谢躬进入邯郸为冀州牧,制约刘秀;派遣苗曾为幽州牧,夺其渔阳,上谷等地!”

    “好,只能如此了!”

    更始帝说道。

    这是他最后的努力,如今,他也有些自顾不暇了,泥菩萨过江自身难保——朝廷内部,外戚赵萌、南阳豪杰、绿林诸将、舂陵宗室四大派系明争暗斗互相侵轧;朝廷外部,商丘的梁王刘永、成都的蜀王公孙述、安徽的淮南王李宪、襄阳的楚黎王秦丰,以及琅琊张步、东海董宪、汉中延岑、宜昌田戎等地方军阀,还有赤眉、铜马、高湖﹑重连、铁胫、青犊、五校等大大小小的流民武装遍布天下,全部加起来总有数百万的军队,都在全国各地兴风作浪,基本不怎么拿更始帝当一回事儿。

    更始帝感觉到了一阵阵疲惫!

    “朕,能当好皇帝,是一个合格皇帝吗?”更始帝忽然问道:“当初,朕被逼迫着,当了皇帝,根基不稳,不如刘演。后来杀了刘演,自以为根基牢固,可还是祸起萧墙!”

    “若是刘演当皇帝,会如何?”

    金羽地仙道:“人生没有假设,没有重来的可能!”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进入邯郸城,几天休整后,谢躬就前来颁发旨意。

    “大司马,武信侯刘秀,平定河北叛乱,诛杀逆贼王郎,大功于天下,册封为萧王。即日回长安!”谢躬颁发着旨意。

    众人沉默了。

    刘秀也是沉默了。

    卸磨杀驴,也不是这样杀!

    “咳咳!”刘秀咳嗽了一声,说道:“陛下旨意,臣自然是遵守了。只是河北局势未定,还有青犊、铜马等多股乱贼,离不开我,请吾平定河北,再回长安不迟!”

    “河北动乱,离不开大司马!”

    吴汉上前道,说着拔出了半截宝剑,光芒闪动着,似乎随时要扑杀而来。

    邓禹也开口道:“河北动乱,局势不安,还是离不开萧王!”

    其他将领纷纷说道,也是说河北离不开刘秀。

    谢躬看着场面,想要开口指责,可最后沉默了,还是不要撕破脸为好,真的撕破脸,吃亏的是他。

    谢躬退去了。

    “更始帝还是有些小气,胸襟气度不行!”邓禹说道:“卸磨杀驴,速度太快,太急躁了,容易逼反主公!”

    刘秀道:“若我为更始帝,只会将河北之权,尽数托付,既然无法牵制,那就顺水推舟。更始帝有小聪明,却没有大智慧!”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随着刘秀拒绝回京,邯郸城局势危机起来。

    邯郸城当中,一方是刘秀的大营,一方是谢躬的大营,双方相互对峙着,就差火拼了。小摩擦还在继续着,随时可能爆发大决战。

    “主公,大事不好了!”

    邓禹上前打:“更始帝出手了,苗曾为幽州牧,又是让其他官吏等,接管了幽州之地,更是趁着渔阳、上谷等地,兵力空虚,趁机占领这两地。至于彭宠、耿况等人,也是被罢免,夺走兵权!”

    “他们竟然被夺权了!”刘秀很失望,可这毕竟是率先投靠的,“可让吴汉、耿弇二人前去,夺回二地!”

    片刻之后,吴汉。耿弇二人出现。

    “拜见主公!”

    两人齐声道。

    刘秀道:“渔阳,上谷丢了。吾欲派遣你们为使者,前去北地召集兵马,劝说苗曾投降,若是不投降,杀之!”

    “必不辱使命!”

    “需要多少兵马?”刘秀问道。

    “二百足以!”吴汉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十足以!”耿弇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!”刘秀笑道:“我等着你们的好消息!”

    两大将领稍微整顿,就是离去了。

    “主公,他们二人率兵不足两百,能平定北地吗?”邓禹还是担心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可以的!”刘秀淡淡道:“渔阳军中,彭宠只有虚名,吴汉才是核心;上谷军中,其父耿况虚有其名,耿弇是核心!你没有在军队中待过,不知军队奥秘。军队,不是靠着几个大印,就能接管的,而是靠着威望!”

    “何其幸哉?吴汉有吴起之才,耿弇有韩信和霍去病之才,他们出手,可轻取幽州!只是邯郸该如何,谢躬当如何?杀,还是不杀!还如何处理!”

    很显然,谢躬不想撕破脸皮,刘秀也不想撕破脸皮,只是继续僵持下去,也不是一回事。

    该结束了,他没有时间与谢躬在邯郸勾心斗角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