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包网-书包网cc-第二书包网 > 修真小说 > 主神竞争者 > 第38章拜师卢植
    破落的院落,母亲在编制草鞋,刘秀心中一酸。

    “我儿来了!”

    母亲道。

    “母亲,我来帮你!”刘秀上前,就要帮助母亲干活。

    “我儿要读书,举孝廉,岂能敢如此粗鄙之事!”母亲拒绝道:“我儿且去读书,读书方能光宗耀祖!”

    刘秀呆滞了,想要说什么,却是无言,只能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到了西房,放着一捆捆竹简,整齐堆积,有一人之高,这是父亲留下的,也是母亲骄傲所在。刘家祖上是读书人,当过大官,如今没落了,可骄傲还在。

    迫于生计,母亲时常编制草鞋草席,却不让刘备去编制,母亲道,“吾儿为士,欲举孝廉,入仕为官,岂为鄙之业。”

    蔡伦发明造纸纸术,可纸张质量差,还是竹简和帛书为主。

    读书不易,非有根基之人,不能读书。

    翻看竹简,书桌大小的竹简,仅不到三百多字,又无标点符号,断句艰难;房间竹简看似众多,其实没多少文字。大致翻看竹简,刘秀神情几度变化。

    此方世界,乃是神话三国。

    有武者可力冲千军,有文士可呼风唤雨,然民生依旧落后,竹简为书,百姓食不果腹,民生艰苦。

    黄巾军还未造反,曹操还是小屁孩,董卓在装乌龟,大汉王朝还是强大无比,天下还是太平,世界还是和谐,没有一点乱世的迹象。

    “历史上,刘备生于幽州涿郡,幼年为学渣,少时击黄巾,获得小官,高不成低不就。至于讨伐董卓时,前去刷存在感,可也是龙套一枚。后来,不断打败仗,不断跑路,不断投靠他人,皆是一事无成。”

    “在46岁时,遇到诸葛亮,乃始发迹,占据荆州、巴蜀、汉中,偏居一隅。诸葛亮才华出众,可终究不敌天下大势,无力回天,后蜀破灭了!”

    刘秀心中叹息。

    刘备的一生,简直就是苦难人生,失败的人生,比起汉高祖、光武帝等,他逊色了太多。

    主神殿任务为【称帝】,只要按照刘备的人生轨迹,未来必然称帝,必然成功,只是心有不甘。不甘心,在六十一岁称帝,然后兵败白帝城。

    不甘当中,刘秀思索着未来。

    …………

    时间流逝,刘秀翻阅着竹简,竹简烂熟于心。

    几天后,叔父刘元起到了家中,对母亲道:“玄德长大了,呆在家中终究不妥,不如在外求学!”

    “一切皆听叔父!”母亲道。

    刘元起道:“九江太守卢植,因病回涿郡,开设私学,正好前去求教!”

    “家中贫穷,无钱供玄德读书!”母亲忐忑道。

    “束脩,吾负责!”刘元起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叔父!”母亲感激道。儿子长大了,岂能不读书。她终究知识有限,不如那些大儒,正好拜卢植为师!

    刘秀心中感激,有个好叔叔真幸福。

    如能拜卢植为师,相当于有靠山,别看卢植闲赋在家,可前途无量。

    在汉代没有科举,想要做官,靠举孝廉。

    若想举孝廉,不光得有才学,更要有资望,资望不足,就没人为你“举”了。若能拜在卢植门下,抬高了自己的身价,卢氏门生,这块金字招牌可是千足金的呀。

    对于叔父提议,刘备连声应下。

    备下礼物,前往卢植府拜会。

    在门口,刘元起递上贴子,门人便进去通报,不多时,门人出来道:“我家老爷在正堂相候。”

    刘元起便引刘备、刘德然进了门,奔中堂而去。

    卢府朴素简单,很难想象是郡守之家,进得中堂,当间席上坐着一人,身形伟岸,相貌威严,危襟正坐。

    刘元起上前施礼,道:“涿县主簿刘元起,拜见卢公。”

    卢植起身还礼,道:“卢某去职还乡,已是白身,勿须多礼。”

    刘元起恭敬道:“卢公乃当世大儒,士之楷模,虽不在朝堂,然元起岂敢忘礼。”

    卢植让坐,刘元起谦让再三,乃坐,卢植道:“今来何以教?”

    “吾儿刘德然,侄儿刘备,欲拜卢公为师,不知可否收纳?”

    卢植笑道:“吾开私学,欲学孔子,有教无类,只要交了束脩,便可入门听课,能领悟多少,全看自己造化!不过,吾以讲经论道为主,若无经史底蕴则难解其意。”

    “快拜见先生!”刘元起道。

    立刻,刘秀、刘德然跪倒在地,行拜师礼。

    次日,刘秀与堂兄刘德然,到了卢府后院,在广阔的后院中,露天而立,卢植端坐在那里,讲解着《尚书》。

    卢植名气很大,前去听讲学的学子很多,前去听卢植讲学了,人数众多,有上百人之多。

    在这里,结识了公孙瓒、简雍等人。

    多数学子慕名而来,非是真好学,其智有限,耐心有限,开始几天还有兴趣,可渐渐失去兴趣,不再前来;或是有人继续听课,也是三天打鱼两天晒网,糊弄老师而已。卢植也不点破,喜欢听就留下,不喜欢听就离开。

    刘德然没有耐心,几天后就开始逃课。

    公孙瓒学了几天后,也是逃学而去。

    刘秀依旧耐心听课,孜孜不倦。

    在东汉,是拼爹是时代,老爹有背景,贪玩旷课无所谓;可没有爹可拼,那就好好读书。

    历史上,刘备不怎么爱读书,喜欢狗马、音乐、美衣服,喜欢结交豪杰。简而言之,不喜读书,学渣一枚,喜欢结交混混。亏得天下大乱,方能崛起,不然迟早上刑场。

    后来,刘备混得差,因为他是学渣。

    正所谓,物以类聚,人以群分,相似的人总是汇聚在一起,读书人与读书人混在一起,混混与混混相处一起。

    刘备没有背景,又不喜欢读书,吸引不了知识分子,文人不会投靠他,注定人才匮乏,注定前途不大。

    这次,在主神安排下,自然不能去当学渣了,他而要去当学霸,要举孝廉,要入洛阳太学求学,结识大汉顶级人才。

    卢植却对于华服轻裘,趾高气扬,动不动就高谈阔论的公孙瓒并不喜欢,对喜欢音乐华服,呼朋唤友的刘德然也不喜欢,反而是质朴谦逊的刘秀好感至极。时常说:“孺子可教也。”

    在课堂上,刘秀从不积极的表现,若是将前世二千年后的知识暴露而出,将在五胡世界当太傅阅历暴露而出,恐怕会被人当做妖孽,布鲁诺是怎么死的。饶是如此,偶尔灵光一现的智慧,也让卢植惊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