书包网-书包网cc-第二书包网 > 科幻小说 > 地府代理人 > 第两百三十章,不赌
    一秒记住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    第两百三十章,不赌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既然是云师妹的人,那以后你们也就注意着点,那个新入门的弟子就不用交了。”

    领头的那名内门弟子顿时心里一沉,看这顾师兄的意思是不打算出手了,拿自己这几个大嘴巴子不是白挨了吗?这可万万不行。

    这么想着,他立马开口,添油加醋的哭诉道,“顾师兄,不是我们去招惹他呀,有了云师姐撑腰,那小子简直就是不可一世,指不定以后还会问我们要三元丹呢,而且那天我都把顾师兄您给抬出来了,他还是那副死德性,根本就不把您放在眼里啊,这种人必须惩戒一番才行,否则指不定哪天就爬到精英弟子头上拉屎了呢。”

    谢必安与云卷的关系他不清楚,当然不敢轻举妄动,可这位顾华冷师兄就不同了,一样是精英弟子,比起云卷,顾华冷的入门时间更早,地位当然也就更高,要是他亲自去废了那小子,即便是云卷知道了也没办法。

    别院之内安静了片刻,随后顾华冷的声音似乎更冷了一些,淡淡的开口,“怎么?你想借刀杀人?”

    那弟子听到这句话,顿时吓得一屁股坐在地上,眼泪都快吓出来了,拼命的摆手道,“不敢不敢啊,顾师兄,我这哪敢啊,一切都按顾师兄说的去办,我再也不去招惹那小子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不敢就好。”顾华冷淡淡的开口,又继续道,“不过这个月的三元丹你们没交上来,我还是要稍稍惩罚一下的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三人还没反应过来,就只见别院大门猛然打开,一道剑光呼啸而至。

    刹那间,血洒半空,两条左臂沉甸甸的坠落在地。

    三人先是一愣,除了领头的那人之外,其余两人各自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断臂,一开始还没什么感觉,不过马上,撕心裂肺的疼痛感就瞬间遍布了全身。

    “啊!”

    惨叫声传遍了半个内门宫殿,失去了手臂,他们的实力必将下跌一大步,恐怕日后能否在内门待下去都是个未知数。

    领头的内门弟子完好无损,可如今也已经吓出了一身冷汗,他非常清楚为什么顾华冷没有斩去他的手臂,那是因为他还有用,还需要他去收三元丹,要不是因为这个原因,恐怕这里的三个人,都得死。

    “吵死了!”

    别院大门关闭,顾华冷的声音再一次传来。

    仅仅只是三个字,那两名被斩断左臂的弟子愣是吓得不敢再出声,憋得青筋暴起,痛苦不堪。

    院外噤若寒蝉,院内却斟茶慢饮,顾华冷一袭白衣端坐在石桌之前,饶有兴致的泡着茶,悠然自得,就好像刚刚抽剑斩断人手臂的并不是他一般。

    “滚吧,下次小心着点。”

    这话一传出别院,门外三人如获大赦,立马互相搀扶着离开。

    院内,顾华冷轻轻咪了一口自己泡的茶,似乎不怎么满意,便随手一挥,毁了一整套茶具。

    “新入门的弟子,魔灵族,还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啊。”这么说着,顾华冷缓缓起身,深吸了一口气,“废物!”

    第二日正午,天魔宫主殿之内,一个中年男子端坐在主位之上翻阅着手中的信件,殿中三长老单飞文不断的来回度步,急的焦头烂额。

    “宫主大人,您倒是说句话呀,老夫在魔宫四十余载,那可都是兢兢业业,难道老夫现在要收个弟子都要被那个良弘光那小子给欺负吗?”单飞文一脸悲壮的开口。

    主位之上的中年人来了个深呼吸,无奈的揉了揉眉心,“单长老,你都在我这转了三天了,你也知道,内门才是我魔宫的中流砥柱,既然那个什么白无常有资质进入内门,难道你还要拦着他发展不成?”

    “发展?进了内门有什么发展,内门有的我都有,三元丹是不是,我半个月给他发一次,鉴魔池半年带他去一次,保证内门所有的东西他都能双倍的得到。”这么说着,单飞文似乎又想起了什么似的继续开口道,“当然,精英弟子的待遇我给不了,但是他要想成为精英弟子也不是件容易的事儿。”

    “你就非得拽着一个白无常不放干嘛?外门也有魔王境界弟子你怎么不收啊,我看那个牛大壮就不错,同样是魔王,你怎么就不去收他呢?”宫主一脸疑惑的开口。

    单飞文嘴角一抽,“可那牛大壮这么说也不是鬼影族啊,一个巨魔,我怎么教?”

    “白无常也不是鬼影族吧,你怎么就能教了?”

    “人家那是魔灵族啊,除去巨龙不说,魔灵族的悟性可是三族之中最好的,再看那牛大壮,五十年才到魔王境界,那白无常现在可只有二十岁左右啊。”单飞文伸着脖子嚎叫着。

    宫主一拍脑门,一脸苦恼,内门是魔宫的中流砥柱,可外门也是魔宫的根基啊,而且这三长老的脾气他是知道的,不达目的誓不罢休,可二长老也不是省油的灯,内门还需要靠他打理呢,两方都不好得罪。

    忽然,魔宫宫主想到了一个办法,看了一眼手中的信件,微微一笑,道,“那既然如此,这件事情这么办三长老你看成吗?”

    “你想收白无常为弟子,二长老又想将白无常纳入内门之中,既然如此,你们何不打个赌,输的就主动放人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怎么赌?”单飞文微微一愣,开口问到。

    “我手里这封乃是四长老从剑冢传回来的信,说剑冢之中出现了前代剑魔的佩剑,这可是个好东西。”

    单飞文也是微微一愣,“前代剑魔的佩剑?您是说血魔?”

    宫主微微点了点头,“没错,就是那把惊天地泣鬼神的血魔。”

    “血魔确实是天下少有的绝世神兵,可这和白无常又有什么关系?”

    宫主眯了眯眼睛,笑道,“就赌这柄血魔,你外门和内门一同出发,只要谁先带回这柄血魔,就算谁赢你看怎么样?”

    “不赌!”一听这话,单飞文立马摆手不干。

    “为何?”